我在巷口有家茶馆之三

阅读: 21 次    作文来源:    作者:酔梁
三  
缘棠和离影一买菜回来,就看到门口的告示。缘棠大咧咧的坐下,及其激动地说:“哟,又有人要来聊天啊。”我一脸嘚瑟地说:“可不是吗?哈哈哈哈,这回赚大发了。”缘棠也一脸兴奋。  
唯有离影不解的看着我们两个傻笑,问道:“门口两个王八是指你们两个吗?”我瞪了他一眼,看他那副“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”,我只好解释:“那是一张示意图。”  
离影奇怪的说:“那你怎么不写字啊。”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“我会我早写了,再说这里都是些没读过书的人,写了他们也看不懂啊。”离影“哦”了一声,“那这张图是什么意思啊?”缘棠在一旁插嘴道“有人要来我们这打架。”  
“砸场子你这么激动干嘛,还不得赶出去。”好奇宝宝离影继续追问。我无奈的说:“你傻啊,我们这桌子正好也该换了,他们一砸,输的那一方要付修补费和茶费作为赢者的奖励。再加上来看戏的人的入场费,几个月才有一次的大好活啊。”  
“那万一他们不付钱怎么办?”  
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“怎么可能,那就不是和几个人打了,那得是和全街的人打,那就不叫打了,那是群殴,是单方面虐待,他们敢吗?”  
离影摸着下巴说:“如此看来,你们还挺赚的啊……”我说“可不是吗?干这么一票可以补上一个月甚至两个月的赚的钱呢。”  
正说着,只听旁边乒呤乓啷一阵乱响,赶紧回过头去看是不是进贼了。结果回头一看贼倒是没看见,反倒看见缘棠满身是灰一脸狼狈的站在一堆瓶瓶罐罐中。身边的离影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。我也忍不住了,缘棠现在实在是太像一只刚刚从土里钻出来的土拨鼠了。  
缘棠见我们一笑,估计也知道自己现在很狼狈,恼羞成怒的吼道:“你们两个还在那里扯,赶紧过来帮忙把这些东西移开。”  
我也只好憋住笑,毕竟缘棠要是赌气不干的话,我一个人可忙不过来把这些桌桌椅椅挪开,到时候这一票泡汤了,多不划算。  
我推了推离影,说:“你快去帮忙。”离影瞥了我一眼,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了。  
我看着他们两的背影,摇了摇头,啧啧啧,才两天关系就亲成这样,以后还不得翻天?算了,别人成双结对,自己形单影只,看着就闹心,还是上楼去吧。  
为了不让自己闹心,我很愉快的上了楼。我在镜子前坐下,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我吹着茶,看茶里的茶叶上上下下的起伏,竟然玩了好久。最后我也是实在无聊了,一口把茶喝完了,杯子随手一扔就倒在了床上。结果……。我竟然又睡着了。  
梦里,我仿佛看到两个背影,很模糊,但是很温暖,很熟悉。我不受控制的跑过去,两个身影突然化成一缕青烟。我伸手向去抓那一缕青烟,谁知经抓到一块紫黑色的玉。  
我狠狠地把玉一摔,玉在落地的时候变成了一杯茶,碎掉的茶杯竟出现了爹爹娘亲脸。我想要去捡起茶杯的碎片,刚蹲下去,就看见碎片自己拼成一面铜镜,铜镜里出现的竟不是我,而是一张在朝我狞笑的奇丑无比的老太婆的脸。  
我下的跳了起来,只听“哎呦”一声,我醒了过来。可是醒来后我却由衷的感觉貌似不醒来好像更好。因为刚才发出“哎呦”的是一个鬼脸,刚刚正把脸凑过来,几乎就亲上了。  
至于现在,已经亲上了。  
我趁鬼脸被我撞得还没反应过来,随手从身边拿了个木枕头朝他狠狠一砸。先不管你是不是贼,是男是女,敢在我睡觉的时候吓我,真是不想活了。鬼脸本来就被我撞得不轻,这下被我一砸,直接就直挺挺的晕了过去。  
我傲娇的哼了一声,,拽下他的面具,面具下的脸让我心间的肉颤了几颤。这是一张有着完美比例的正太的脸,双眼皮,大眼睛,长眼睫毛,简直就是完美。  
的是我又想起他刚才在我起床的时候吓我的是,我就不爽。我卷了卷袖子,想把他扔到地窖里取关几天。刚打算动手,就听见有人敲门,口说了句“进”,那人就进来了。  
来人是离影,他手里端着一盘梨花糕,看来缘棠做好了让他送来。“老板娘……”好”话还没说完,就看他把梨花糕一扔,就冲到正太身边,左摸右摸,一脸惊奇地问:“诶,他怎么会在这。不对,是他怎么会晕倒在这,身上还没有伤口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力伤害。哇,也不知道是谁伤的,高手啊……”  
我一手接过梨花糕,一边大吃起来,“唔,你认识他?”  
离影一脸惊奇:“你不认识?”  
我默默的点点头。离影扶额,“我也是服了你了,他叫碧眼,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杀手。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,这次一见,还真是死了都值得呢。”  
我瞥了离影一眼,刚刚端着茶杯进来的缘棠,说“哟,离影,原来你是断袖啊。” 离影忿忿道:“你才是断袖呢,我这叫崇拜。”  
缘棠问道:“杀手不都是见不得人的吗?怎么你还崇拜啊?”离影解释:“那事无稽之谈,只有那些无聊的人才会拿职业说事,真正在江湖混过的,都知道江湖是凭拳头说话的地方。”  
离影又看了碧眼小正太一眼,“碧眼发过一个毒誓,如果有人能打败他,他就拜那个人为师,一辈子只为一个人服务。唉,这回碧眼还真要拜师了,江湖上又要有一阵风波了。”  
我默默的转过头,一辈子,好吓人,那不就等于以身相许吗?啧啧啧,这正太心机还很深啊。  
我拍了拍手,说:“管他呢,把这个人给我扔到地窖里去。趁别人睡觉的时候偷偷摸摸的进别人房间,肯定心怀不轨,不是什么好东西,等他醒来再慢慢审问他。”  
离影看起来一脸不愿意,但却及其主动地把碧眼抬走了。缘棠也跟着离影一起走了。  
又是我一个人留在房间了,我一边啃着梨花糕,一边想着,我这辈子就像梨花糕,满满的离。又不禁的心酸,爹娘离开了我,黄九伯、缘棠、离影、小七他们一个总会离开我的,总不会永远在我身边的。  
现在看起来所谓的永远在一起,不过是在一起时间长一点的错觉罢了。那时候的我,又该怎么办呢?  
吃完了梨花糕,抒情也结束了。我拍拍手,站了起来。我皱着眉头,蹲久了,膝盖疼。
0 我要投稿
作文投稿 - 日记投稿(来稿24小时内审核,一般当天或第二天就能看到)[ 投稿指南 ]
作文评语 欢迎踊跃点评作文,优秀评论将获得本站送出的精美学习礼品!
查看所有作文评论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