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巷口有家茶馆之四

阅读: 12 次    作文来源:    作者:酔梁
今天早上破例起了个大早,随口吃了点早饭,就开始忙活了。  
缘棠从厨房里拿了个酒缸放在门口,那是用来装钱的。  
辰时还没到,两方的人就都到了。街上的人陆陆续续的来了,看着酒缸里的钱一点一点的变多,直到变满,我笑得嘴都合不拢了。  
只见一个白胡子白眉毛的老者走上台,拿拐杖点了点地,声音不大,但足以让全场安静下来了。  
离影凑到我耳边问我,“这个老头又是哪只人物?”我小声解释道:“这个老人家是全街上最老的混混,可以说是在混混里很有权威的了。据说他们祖上三代都是混混,他的孙子就是小七。被人尊称为老头,老头是他们家沿用下来的外号,这么叫这久了,真名竟也忘了。”  
离影表示理解了,点点头。  
老头咳嗽一声,:“咳咳,最近我们新平巷和隔壁街的兴宁巷有了点小矛盾,打算在这里请各位乡亲们评评理,看看谁对谁错。”下面一桌桌的老人,一边磕着瓜子,一边摆出一副“我在认真听,你继续说”的表情。  
就见一个十四五岁的混混站了上去,一脸悲痛地说:“要不是应为你们这群新平街的家伙,导致我今年白菜颗粒无收饿了肚子,我家大强就不会娶不到媳妇了。”  
我听见离影又在咬着缘棠的耳朵“大强是谁啊?”,缘棠一脸正经地说:“一只黑狗。”离影一脸崩溃的表情。  
接着新平巷也推了只混混出来,这只混混被打的鼻青脸肿,还一脸正义的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:“我身上的伤痕,就是被你们无缘无故欺负的铁证,你们有什么话好说吗?”  
我默默地看着那只混混身上的伤,那分明就是拿笔画上去的,眼睛正常的人都看得出来。  
可混混们的概念不一样,管你画不画,来茶馆就是打架的,不然付那么多钱干嘛。  
于是,兴宁街的也就干脆说:“是啊,就我们打的,你能咋地。”  
新平街的也开始大喊:“你打的,就收拾你。”  
就这样,两边的人见面不到半个时辰,就扭打到了一起。  
周围人不停地叫好声,混混们口中的脏话,离影崩溃的声音,在我耳朵里形成一片美好的音乐。  
我一面喝着茶,笑眯眯的观战,一面想着,这回新添点什么椅子好呢?离影已经晕过去了,据缘棠说是因为他完全不能接受这种完全没有理由就打起来的架。  
我在内心里鄙视着离影,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出来的大少爷,无聊至极。  
两边的人正打的热火冲天,打算抡起椅子砸人的时候。一道强风袭来,逼得我不得不闭上眼睛。正想着是哪只混混升级到可以抡出风来的时候,就听一个清脆的女声道“呔,谁敢在我眼皮子底下砸店。”  
两边的混混瞬间停住了手,凌乱的头发,迷离的眼神,撕破的衣服。女侠脸一红,但很快镇定下来,轻喝一声:“谁允许你们砸的店,老板呢?”  
混混们一个个一动不动,别说是混混,就是我都被这个女的霸气给唬住了。但我很快反应过来,砸店?你才是来砸场子的呢!  
我走上前,行了个礼,道:“这位女侠,我就是这家茶庄的老板,这群人正在比武,不知你打断有何意啊?”女侠撇我一眼,“你就是老板,哼,哪有这样比武的,一看就知道是黑店,等我好好搜搜,把你带上衙门。”接着,就翻身上了楼,伸手去开房门。  
我听她阴阳怪气的说话就觉得不爽,正想着哪家的人这么没礼貌呢。又见她去推我的房门,我想出声制止她。又想到,我制止她不正说明我心虚,这里是黑店吗?还不如由他搜去,反正没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  
于是我又重新坐下来,继续喝茶,等她灰溜溜地跑下来。谁知她竟然大叫:“找到了,证据找到了。”我一吓,证据,哪来的证据?  
只见女侠拖着碧眼跑了出来,得意洋洋地说“看,这就是你们谋杀人的证据。还想藏在地窖里,还好我发现了。”还把碧眼拖出来展示了一圈。  
街坊邻居一听,也都慌了神,一个个往外跑,深怕我也会杀了他们。混混们也一个个翻窗的翻窗,撞门的撞门,口里大叫着:“不打了不打了,老板娘杀人啦。”霎时间,整个街上都在穿着我杀人的消息。  
我极度无奈地看着面前这位得意到了极点的女侠,这下好了,坏了审判事小,坏了我生意事大啊。好不容易有的生意被他这么一说,又全散了。  
离影和缘棠一脸同情的看着我,那眼神分明是在说“活该吧,让你乱关人。”我咬着牙看着他们,他们是店小二,不参与这次“杀人”,自然悠闲自得。  
女侠看着我,嘲笑的说:“哟。还不高兴啊,等会看我拉你去见官。”  
既然你这么不识相,也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了吧。我冷哼了一声:“你急什么,这人又没有死,等着一会郎中来了一切见分晓。哦,我知道了,我要是没犯事,你就犯事了,私闯民宅这罪不小的啊。”  
我刚说完,碧眼就极其配合的哼了一声。  
女侠:“……好吧,就算你没杀他,你也伤了他了,你照样犯罪。”  
我不做声,走上前去,一巴掌拍在碧眼脸上,碧眼刷的醒了,“谁,谁打我。”  
我在内心感叹道,还真是个美男啊,眼睛还真是绿色的。尽管心里赞叹着,我还是理直气壮地说道:“我打的,怎么了?”碧眼眉头一竖,“死女人,又是你,要不是因为你我头就不会这么疼了。”接着他警惕的看了周围一眼“这里是哪里?”  
女侠已经快激动死了,摇着我的肩膀“看吧看吧,我说了你伤了他。”我又走上去,伸手又给了碧眼一巴掌,“你说,要不是你先闯进我房间,我会打你吗?”碧眼不说话了。女侠不说话了。  
就在冷场的时候,离影悠悠的醒来了,听到我说的话就激动了,整个人满血复活。抓住我的手狂摇,“天啊,真的是你打晕了碧眼,那他岂不是要拜你为师?”  
女侠也激动了,“碧眼?哪里呢?”她紧张地一跳,突然郁闷了,“不会,是他吧?”手指着碧眼小正太。在一旁好久没说话的缘棠默默的点点头。(缘棠:终于给我加戏了。酩梦:我貌似把你忘了。缘棠(掏出手枪):嘭!)  
我转头看碧眼,碧眼的脸色祥生吞了一只苍蝇一样。最后他不得不跪下来,朝我恭恭敬敬一拜:“师傅在上,受徒儿一拜。”我:……这多久的剧情了,真是永远变不了。  
等碧眼起来的时候,我听见他小声嘀咕:“我这辈子都没这么想过让自己晕过去。”  
我有了碧眼撑腰,自然就嘚瑟起来,我又转向女侠:“忘了问一句,你叫什么名字?”女侠不自在的说“佩环。”我说:“佩环是吧,你刚刚毁了了我一出戏,让我丢了不少生意。外加你私闯民宅,我还没告你。还有你打烂的茶茶碗碗,你看怎么办?”  
佩环额间一滴冷汗,“我也没什么钱,要命就是有一条。”我:“……不如你在我这打工五年吧。”  
“五年?!你疯了啊?”佩环惊讶的大叫。  
我笑眯眯地说:“你还想再加几个年?我欢迎。”佩环噤声。  
我对缘棠说,“两个新人,你安排个房间吧。”  
我又对所有人宣布:“从今往后,缘棠做饭,离影、佩环店小二、打杂,碧眼算账,分工就这么决定了。”  
缘棠、离影、佩环、碧眼齐声说:“那你干什么的?”  
我回眸笑道:“我是掌柜,老板娘。”
0 我要投稿
作文投稿 - 日记投稿(来稿24小时内审核,一般当天或第二天就能看到)[ 投稿指南 ]
作文评语 欢迎踊跃点评作文,优秀评论将获得本站送出的精美学习礼品!
查看所有作文评论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