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巷口有家茶馆之五

阅读: 7 次    作文来源:    作者:酔梁
大清早的,我刚刚走下楼梯,只见楼下一片寂静。佩环没形象的抠着脚,碧眼一脸安然自若的抱着我的酒罐子躺在沙发上,眯着眼睛,很养眼的一幅画,除了……除了那是我珍藏十年的梨花酒啊!离影趴在桌子上看着书,眼睛却瞄向唯一一个还在工作的人——缘棠。  
我看到这场面我怒火就那个中烧啊,一个个的不好好干活也就算了,还干出抠脚丫子喝酒这种事,恶心到客人怎么办啊?  
想到这里,我就大踏步的走过去。一手夺过碧眼手中的酒罐子,一手拿走离影的书,还顺带踢了一脚佩环。“都偷懒呢,一个个都给我起来,干活的干活,招待客人的招待客人,别在这像条虫子一样待着……”  
我骂着骂着,就见几个人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我。一开始我还以为他们知道错了觉得很惭愧,可是越看越觉得不对劲。我瞪了他们一眼:“怎么了,我哪里说错了吗?”  
碧眼懒洋洋地说:“客人都没有,哪儿来的活啊。不过那酒还真是不错,拿过来我再喝几口。”  
我把酒罐子朝碧眼使劲一砸,“喝,我让你喝,迟早醉死。”碧眼伸手接住酒罐子,像是没听到我的话一样,继续慢慢悠悠的喝着。  
的确,自从佩环大闹茶庄以来,青茗茶庄生意越来越冷淡,要不是我那死去的老爸老妈还留了些财产给我,现在茶庄都可以关门大吉了。  
离影从发呆的我手中夺回了他的书,继续一边装成看书的样子,一边偷看缘棠。我表对他这种行为很不齿,但是他总是说他和缘棠时确认关系的,所以没事。  
我郁闷的坐在地上,猛地发现,当没有客人的时候是那么的无聊。我终于理解为什么以前那些没人光顾的小店店主不爱理人了,以前还以为是他们清高,现在我感觉我也不想理人了,抑郁了。  
不过嘛,咱没有客人的时候还是要假装有客人,不然这有客人来了怎么办。我扫了一圈茶馆,嗯。桌椅整齐,地面干净,空气清新。  
当我眼睛扫到一群员工的时候,嗯。还……嗯?! 不对,有问题啊,我又赶紧把眼光转回去,又扫了一次。  
估计是我的眼光太猥琐了,碧眼又对这种眼光很敏感,很不自然的抬头看了我一眼。他这么一看,我就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,我一拍手,“啊”了一声。  
吓得佩环手一滑,拽掉了一大块皮,当场就流血了。佩环怒气冲冲的看着我。“没事瞎嚷嚷什么,哎哟我滴个娘啊。疼死了。”  
我看着也觉得脚底板疼,赶紧让离影扯了些纱布给她。缘棠抬头问我:“怎么啦?”我很快回到正常状态:“我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。”缘棠纳闷的问:“什么不对劲?”  
我忽略她的问题,兴奋的说:“碧眼你该改个名字啦。”碧眼扭头傲娇的哼了一声,“不。”佩环一蹦一跳的回来,听到我说的话,一脸好奇的问:“为什么要改名字啊?”  
我说:“因为碧眼是江湖杀手,然而我们这家店江湖人也很多,我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。”佩环一脸似懂非懂的点点头。(然而只是因为梦梦每次打字的时候,都会把碧眼打成鼻炎而已)  
去放纱布的离影也回来了,似笑非笑地看着我,我被他看的背后发毛,瞪着他:“你干嘛?”离影努努嘴示意我去看碧眼。  
只见碧眼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佩环像是想起了什么,说,“诶,不对啊,我怎么记得……”  
“记得这个名字不是我原本的名字,是枫起的。”碧眼接了下去。  
枫,当今江湖最好的杀手,管着整个江湖的情报中心,山外山。性别不明,性取向不明。  
“可是,为什么要叫碧眼啊?”我看着碧眼的黑色瞳孔,很不解。  
“因为江湖楼外楼有一条规定,凡是为楼外楼干活的杀手,都要被下一种极烈毒,每月发可以缓一点的解药保住性命,若是不再忠心于楼外楼,就拿不到解药。后果你也懂得。然而谁也不知道,其实解药也是一种毒,而且比原来那种毒更烈,只是毒发时间长。这也是为什么总会在江湖上传有杀手突然暴毙了。”  
碧眼淡淡的说着,好像他没被下毒一样。可是我却明显感觉到了他眼中的悲伤和气愤。  
我仍是不解的问:“你还没说你为什么叫碧眼呢。”  
佩环推了我一下,“别说话,听着。”  
碧眼继续说道:“我其实并不是纯种的汉族,我的父亲来自北方,也就是你们所说的蛮夷之地。所以我的眼睛在以前真的是碧绿的。只是后来父母过世后,我被带到了楼外楼。楼外楼的规矩是所有杀手要基本一致,这样执行任务的时候可以随时换人。于是他们挖掉了我原先的眼睛,换成了我母亲的。”  
碧眼抬手摸摸自己的眼睛,低声笑道:“我倒觉得这样挺好的,用娘亲的眼睛去看世界,替娘亲活下去。”  
我拍了拍碧眼的肩膀,安慰道:“我能理解那种失去最亲最爱的人的感受。”碧眼诧异的看我一眼。  
我笑着说:“我可没你这么厉害,还去做杀手。我爹娘过世后我自己都不想活了。后来就不想再去管这么多人情世故了,就开了青茗茶庄啊。”  
碧眼也笑着说:“我还以为你是那种天生就无忧无虑的人呢,想不到你也这么惨。”  
缘棠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开口打破气氛:“那个……江湖上有那种可以换器官的医术吗?”  
离影还是没良心的翘着二郎腿,真是的,这么感人的故事还没打动他。解释道:“有的,应该是蛊术,用蛊的话并不难的。”  
我依然执着道:“我还是想改掉碧眼这个名字,本来就不好听,再加上这个故事,感觉一叫这个名字我就想哭。”  
碧眼轻叹道:“你以为我喜欢这个名字啊,我也想改啊,只是这名字是枫改的,你也不敢啊。”  
离影也不知道是抽了还是怎么了,跨前一步,拍着胸说:“不怕,有我在,你们爱怎么改就怎么改。”  
佩环笑着说:“就怕到时候你死了我们都不知道,听说枫心胸很狭窄的。”碧眼也笑了:“那就改呗,反正有离影大少爷在,我们也不怕。”  
离影脸色一变,但又恢复过来,“什么大少爷啊,我啊,穷人一个呢。”  
缘棠拍着手说:“好啊好啊,那叫什么好呢。”
0 我要投稿
作文投稿 - 日记投稿(来稿24小时内审核,一般当天或第二天就能看到)[ 投稿指南 ]
作文评语 欢迎踊跃点评作文,优秀评论将获得本站送出的精美学习礼品!
查看所有作文评论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